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, 2016的文章

書本也參戰 Books Went to War-The Stories that helped us win world war 2

圖片
書本也參戰
Books Went to War-The Stories that helped us win world war 2

茉莉.戈坡提爾.曼寧   Molly Guptill Manning   著               陳品秀  譯

好久沒有看到這麼好看的歷史相關書籍了~ 或許是我太偏食了,看完這本書,讓我精神為之一振。 心中不停的泛起陣陣感動,有書,真是太好了。
本書是報導文學的角度出發,描述有一億四千萬本平裝書籍,如何戰勝二戰砲火,前進前線,並且引起世界第一波平民閱讀風潮。
話說......1933年3月10日在德國納粹國民教育部與宣傳部部長戈培爾博士的見證下,成千上萬的學生在柏林貝貝爾廣場上,進行焚書活動。所有倡導和平主義,社會主義,改革和自由的書籍,以及猶太作者著作的書籍,均被譴責並予以焚毀。焚書活動甚至拍成影片,在德國各地播放,引發了其他近百場的焚書活動。據作者統計,到二戰結束,納粹在歐洲總共銷毀上億冊的書籍。沒錯,歷代專制者的做法都是相同的,管控思想,讓人民只能閱讀專制政權所允許的書籍,他們會怎麼說?對了,就是淨化思想。
我第一次注意到這個議題,我知道納粹封鎖了美術館和藝術品,但是焚書,哎,早該猜到的不是嗎。

接著,英美人士當然大生譴責,但僅止於譴責,他們拿納粹一點辦法也沒有。納粹可是佔領整個歐洲,進一步以廣播電台,電視媒體,散播反猶太的思想,甚至默許暴行。
美國在1940年通過選徵兵役法,大批人力投入軍隊備戰(縱使國內反戰,但整個國際情勢已刻不容緩)。這些龐大的士兵,在預備作戰時,在整頓軍備時,在等候通知時,一點娛樂也沒有。也就是說,非常無聊的軍旅生活。於是從美國大後方,開始了募書捐書活動。 在軍隊圖書館隨時可閱讀,在百般無聊時,就連包裝說明書也會拿來讀的士兵們,對這些書有了絕佳的反應,他們不斷的要求上級給他們更多更多的東西可以看,甚至在家書中也會提到書本對平日的娛樂是多麼重要。(書中舉出大量的例子,描述一名步兵的日常,你可以感覺到有。多。無。聊。)

好了,在募書行動持續一段時間後,書籍的來源有了瓶頸,精裝書不適合提供給士兵閱讀,笨重不易攜帶也可能內容無趣。軍方正式成立了“戰時書籍委員會”,在1942年一個與書商們的對談下,開始有了製作專始於戰士們的平裝書的想法。更輕(因為紙張管制),更小(可以隨身攜帶),更富可讀性(每批選書由出…